全部资讯

报告政府全文完整版免费阅读小说

2021/03/23 久久小说网
报告政府 报告政府本书收入韩少功中短篇小说十三篇,包括《兄弟》、《山歌天上来》、《报告政府》、《末日》。 查看详情 这个故事的叙述人是老D。故事还会涉及到A、B、C以及M。之所以这里都以字母标示他们,是因为他们之间的差别并不重要,不需要郑重其事地拿姓名来予以区别。而且时过境迁,老D的叙述是否真实无误,是否值得与真实姓名一一对号,并非不成为一个问题。

据老D说,如果没有记错的话,故事发生在那一年的冬天,很多史学界同行到北京去,参加八十年代后期一个重要的大会。当时正是老M特别走红的时候,或者这样说吧,不过是很多人觉得他特别走红的时候——这与人们五年、十年、十五年以后的淡漠印象并不一样。作为这个故事的重要人物,老M提早一两个月去了北京,到开会的时候,还没忙完诸多事务,身影少见而且飘忽,基本上不参加小组讨论,偶尔出现在宾馆的走道或餐厅,一个夹着皮包日理万机的样子,冲着这个或那个很努力地笑一下,或者故作惊讶地“嘿”一下,就不知去了哪里,不知何处还有经邦纬国的伟业等着他。不用说,他入住的613号房也经常门庭若市,很多陌生的面孔探进门来,问他在不在,问他何时能够回到房间,如此等等。这些来客,有的是拿着他的新书来请求签名,有的是背着照相机一类设备前来采访,还有一些是编辑、书评家以及史学同行,满脸微笑地前来求见和拜访。寻找他的电话也特别多,从清早响到深夜,使同房的老A和老B都睡不好觉——那时的会风较为简朴,尤其是史学界开会,好像来的都是古董,只有霉味和锈迹,缺少热气与活力,不占地方,搁哪里都行,三五个人合住一房是通行的安排。

老A和老B是清史专家,从暗无天日的清宫史料深处走来,大概不耐现代的搅扰,想避开那些与他们无关的敲门和电话,便常来隔壁的615室来避难。他们遇到老C和老D,四个朋友久别重逢,开始只说些不咸不淡的话。老B说,别看老M一口乡下土话谁都听不太明白,但聪明人啊,聪明人啊,每一步都拿准了政治的脉,我们不得不服。老A说,老M最近的文章文采非凡,只是引的材料都是大路货和二手货,论史居然也没有考古的支持,这种文章么,应该到文学界去拿奖。

接下去,四个人越谈越亲,言语中的春秋笔法就少了许多。不知是谁再次说到他们共同的老朋友——至少算得上老熟人:屁,老M那点套路其实也简单。你们知道这一个多月他在北京忙乎什么吗?,正大光明,气势磅礴,无懈可击。老M眼下即使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充满警觉,也不可能疑到老校长的头上,如何防得了这一奇袭?何况一次结识国际巨商的机会,可能早已让他心潮起伏忘乎所以。他岂有幸免于难的可能?

从开会地点到虚拟的教育部宴会,有漫长的道路,需要在客流高峰期间转乘几趟公交车,几乎穿过大半个北京城,对老M来说无异于一次残忍的折磨之旅。四君子根本用不着去等待和核查结果,已经在房间里畅饮庆功,一个个自比小诸葛,对各轮攻略一再回味和评点,像最终合力完成了一件精美的作品。老C的酒量很大,喝了整整一瓶二锅头,然后大言不惭地宣称,自己无中生有的本事原来十分了得,将来不打算搞宦官史了,要改行当作家,写一部有关太平天国的小说,可能是物尽其用的合适选择。

如果老D没有记错,这一次聚谈时,老A还出口成章,总结出一番人生哲理,说智不在术而在道,老M接连入套无药可救,无非是利令智昏,名令智昏,权令智昏,色令智昏,可见名、利、权、色乃智之大敌。灭六国者,六国也。族秦者,秦也。为人无欲则刚,无欲则智,人骗其实皆为己骗。

大家都觉得这是至理名言。

深夜了,老M还没有回来。

消息到,都要写书,包括写史书,于是八十年代的一些事已经过早地匆匆入史,甚至可能在有些人那里争相放大,直到每一件事都被众多论家之嘴咀嚼得索然寡味,直到每一件事都众说纷纭于是各种幻影不再能叠合出共识,也不再能还原出真相。很多书都说到那次北京的大会。有一个版本的史学年鉴是这样说的:那是一次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泛滥的大会,是错误观念在特定气候下大量出笼的大会,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,应引为深刻的教训。另一个版本的史学年鉴则认为:那是一次思想解放突破禁区拨乱反正的大会,是一次标志着新时期史学研究春天到来的大会,广大学者怀着对改革开放的高度责任感,在会上对一切陈腐的旧观念、旧思路、旧体制、旧方法、旧文风展开了猛烈的抨击,对于当代中国史学完全具有里程碑的意义。

说实话,截然不同的说法,可能各有所依,但都让老D有点茫然。这些书都提到了A、B、C等人的有关著述,还有他们在那次大会上的发言,但老D脑子里印象最深和挥之不去的谜团却无一字提及,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。他亲历和目击的一切,一旦退到时光流逝的远方,就成了微不足道的一颗灰尘,淹没在一张远景巨照之中。

他知道,老M已经移居国外多年了,至今渺无踪迹音讯全无,而老C已患癌症去世了,老B已落了个老年痴呆症。在一个小小悬案未决之际,证人席上已经空空如也,只剩下老A——据说他还活得生龙活虎,每天能坚持长跑三千米。于是,老D拿定主意给老A打了一个电话,问他近来是不是还在长跑,问他是否还记得那年的冬天,比方说他冒充香港记者拿老M开心的往事。

对方停了停,问有这样的事吗?你是不是记错了?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?

老D愣住了。

你当初不是还写过一封信给我?

我给你写过那样的信吗?

你不记得老M的脑震荡?

脑震荡?老M?这个名字听起来怎么有点耳熟?

他们通话的二十分钟,最后只能让老D确认:对方记忆里的各种细节已经消融,只有新时期知识界明媚春天的远景。

老D有点奇怪:是我记错了?还是他记错了?或者那一年冬天在他们之间确实没有发生过什么?也许,老D需要赶快飞去老A所在的城市,敲开老A的房门,检查一下老A的身份证和户口簿,然后紧紧盯住他的双眼,看那里面是否有可疑的掠影一闪。

2004年6月

(最初发表于2004年《上海文学》,后收入小说集《报告政府》。)

推荐阅读

妈咪超甜,爹地好欢喜 妈咪超甜,爹地好欢喜 一夜缠绵,床上女人神秘失踪。五年后,再次遇见她,她早已褪去稚嫩,已然成了两个孩子的妈,他却执意要追。为了当初的愧疚,夺回属于她的一切,哪怕付出生命,也毫不在意,对她至死不渝。他蓝昊烨二十二岁上位,从未输过,动他可以,动他的女人就是不可以。爱与怨恨在他醒来的那一刻,都变成了你侬我侬...  都市至强狂尊 都市至强狂尊 叶阳惨遭兄弟背叛,本已必死,关键时刻觉醒阴封阳破之术,从此报仇雪恨,纵横都市。 叶阳宣布,从此之后,美女,我全都要!敌人,我全都杀!  绝世兵主 绝世兵主 一年前,他以赫赫战功威慑天下,登临至高。 一年后,他却成为一介窝囊的上门女婿。 就算是女婿,也要做最无敌的那个! 从今天起当首富 从今天起当首富 重生03年,方平要走别人的路,让别人无路可走! 杀帝 杀帝 你要诛杀我,我就要诛杀你,即便你是皇帝,也是照杀不误!  应是清欢经年 应是清欢经年 “穆唯一,再跑我就打断你的腿!”面前男人太过强势,她只想逃离,可刚一转身,便被男人瞬间逼到了墙角。 “还跑?”男人勾唇一笑。 穆唯一瑟瑟发抖:“简少寒,你就是个变态!” 他逼她、骂她、欺她、辱她、一纸合约强了她; 她哄他、骗他、诱他、拐他,一巴掌打醒了他! 老虎不发威,真当我是你的草莓小甜心了? 穆唯一一拉男人领带,居高临下看着被反绑的他:“简少寒,看你这么皮,不如改邪归我?” “好。”男人委屈点头:“从此不撞南墙,只撞穆小姐胸膛。”  都市第一长生 都市第一长生 长生五千年!曾同大禹治水,曾与老子论道,曾助始皇一统,曾看楚汉争雄……五千年来,积累财富与势力无数,俨然已看透世事、成为地球最强男人的他,却甘愿为了心爱的女人,上门入赘……  超绝英豪 超绝英豪 入赘两年,所有人都以为他是个废物,可以将他踩在脚底下,直到离婚那天,才知道,他竟然富可敌国,权倾天下! 我给女神当赘婿 我给女神当赘婿 我遵循母亲的遗言,装成废物去给别人做上门女婿,为期三年。现在,三年时间结束了... 最强修真战神 最强修真战神 三年前,苏陌父母惨死,家族被灭,得恩人救助,而后踏入修真界。在修真界,他以妖为奴,以魔为仆,踏灭万仙成就不朽战神!如今新的起点,他将灭世仇,报恩德,一眼灭仙,弹指遮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