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魔天尊

神魔天尊

已完结

来源:久久小说网

玄幻

2021/01/31

寒山城,阴云密布,乌云笼罩大地,遥远的天际雷声滚若隐若现,顷刻之间,雷声就从九天之上滚滚落下,伴随着倾盆大雨,让整个寒山城的人们都措不及防,有好多人都被雨淋湿了,可以看到整个寒山城都被雷雨笼罩,整个空气充满了无尽的阴霾。

城北,一间土屋,简陋不堪。

“真气九转,方能觉醒大乘,以心神驾驭真气,贯经脉游四方……”一声清脆的声音,在这件简陋的土屋之中缓缓响起,萧名赤裸着上身,盘腿打坐,周身上下的肌肤不时的跳动,仿佛有什么东西要冲出体外一样。

“嗤嗤。”

突然,有一道闪电从天而降,从土屋上方横贯而过,巨大的声响震惊四方,萧名顿时睁开双眼,一股猩红的血液从他的嘴角缓缓流下,他脸色苍白,仰头苦涩自语:“又失败了,觉醒六品真的就无法突破了吗?”

这已经是他第九次失败,为了突破觉醒六品真气,萧名日日夜夜,勤奋修行,不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,唯一的目的就是突破自身修为,可是三年时间之内,他尝试了八次,全部失败,这是第九次尝试,就在即将成功的那一瞬间,天降雷霆,将他的心神震动,最终功亏于溃。

九次失败,似乎注定他不能成为真正的武者,或许直到他十七岁那一天,依旧无法突破六品,到时候就要被家族分配下去,为家族其他杰出弟子做出贡献,而这样的结局注定了他会一辈子成为陪衬,成为附庸。

可是,他不甘心,身为萧家外宗弟子,自从懂事起,他就背负着一个重任,成为一个名震天下的武者,一个万人敬仰的强者,这是他对自己去世的父母所承诺的一个目标,那一年,他十四岁,修为觉醒五品,三年来,他的修为一直停滞不前,成为了所有族人的笑柄,甚至连一些仆人都不拿正眼瞧他。

十四岁之前,他的进步速度比其他人都要快,直到十四岁那一年,他失去父母那个时候开始,他的修为一直很在原地踏步,无论他修炼出多少真气,那些真气进入体内就消失得无影无踪,始终突破不了觉醒六品。

叹了口气,萧名拭去嘴角淤血,穿上衣服,突然‘哐当’一声,一尊古朴的宝塔掉落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萧名捡了起来,看着宝塔,苦涩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东西,还是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塔而已?”

这个宝塔巴掌大小,共有九层,宝塔上面的纹路以及各种雕刻都栩栩如生,清晰可见,每一层都雕刻着不同的图形和文字,不知道是用什么材质雕刻的,萧名都看不懂;这是他父母去世的时候,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,而且他父亲说,这尊宝塔关乎家族命脉,叫他千万收好,不要在人前拿出来,否则会招惹祸端,所以萧名一直敏记于心,不敢暴露,只是私底下自己一个人偶尔看一下,怀念父母。

“咦……”突然,萧名眼睛一闪,那古朴的宝塔似乎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,特别是宝塔的颜色,他记得三年前宝塔呈现灰暗色,看上去有些腐朽,可是今天突然看见,这宝塔似乎要新颖了许多,萧名来不及仔细观察,突然“砰”的一声巨响从外面传进来,同时几道沉重的脚步声传进了萧名的耳朵,萧名急忙收好宝塔,推开房门,看到三个人撑着雨伞,走向他的土屋。

为首的一个叫做萧裕,萧名认识,此人是内宗执事,负责收取家族弟子贡献点缴纳等诸多事宜。

萧名就要质问,可他猛然想起来,今天似乎是缴纳贡献点的最后期限,而这萧裕等人的目的不言而喻,想到这里,萧名暗自苦笑,为了突破觉醒六品,他甚至都忘记了这个任务。

“萧名,本执事奉命前来收取贡献点,交上来吧。”萧裕一说话,气势就咄咄逼人,语气凌冽。

“宽限几天吧,因为有些事耽搁了,烦请执事通融一下。”萧名不得不温和说到。

“哼,别说这些没用的,今天是家族收取贡献点的日子,每个弟子都必须要缴纳,谁也不例外,没有贡献点,就请随我前去执事堂领罪。”萧裕泛起一抹冷笑,对于这些外宗弟子,他是非常乐意欺压的,这种手段完全就是为了满足他那扭曲的虚荣心理,要知道在内宗他小小的执事地位不是很高,也要看人脸色,所以在内宗受的气都发泄到外宗弟子上来了,萧名一直以来都是那种隐忍低调的人,这家伙似乎知道萧名的底细,所以肆无忌惮。

萧名脸色一变,他可是清楚执事堂的手段,但凡进入执事堂的,轻者皮开肉绽,重者重伤难愈,当下他拱手道:“家族的规矩我的确是知道,我今日缴纳不上贡献点,确实是因为一些原因,知请宽限我三天,三天之后一定缴纳。”

“哼,族规不容破坏,既然如此,本执事只能将你押往执事堂领罪。”萧裕说完一出手,一掌劈来,萧名一惊,这萧裕说动手就动手,毫无情面可讲,对方乃是觉醒七品,修为比萧名高两个品级,萧名定然不是他的对手,况且他刚突破失败,身受内伤,更不是萧裕的对手,不过萧名动作敏捷,双脚一蹬,勉强躲开了萧裕的攻击。

“还敢躲?”萧裕冷笑,他手腕一弯,向左一步跨出,一大步挡住了萧名的面前,一掌扫了过来,萧名虽然身手敏捷,可奈何只有觉醒五品,且有伤在身,气血不足,终究无法躲过对方第二掌,‘噗’的一声,萧名身受一掌,跌落出去,在地上砸出了一阵阵水花。

“萧裕,当真不讲情面?”萧名忍痛难耐,冒着大雨勉强站起身来,双眼怒视着萧裕。

“情面?在我眼里,不值一提。”萧裕冷笑道:“小子,违抗执事堂命令,这是你自己找死,怪不得我了,我也是听命行事,本来我还愁找不到借口教训你,没想到你身上没有贡献点,那就更好了,打了你谁也不能说什么。”

查看全文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我要跟贴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