冰火两虫天

冰火两虫天

已完结

来源:久久小说网

玄幻

2021/01/31

烂仔是一个小子的名字。

族人叫他阿烂。

在他的族落,名字是一生的标志,只有年满十六岁才够资格命名,代表着男娃子的荣耀和女娃子的颜值。比如勇敢的小子,会命名为勇仔;漂亮的妹子,会命名为靓丫。

烂仔,当然是一个很烂很烂的小子!

现在,烂仔躺在泥塘里,舒舒服服做着一个梦,一个做了十六年的梦。

他鼓着肚子,仰起脖子,不停地吞口水。那种感觉……那种感觉就像是一只肥胖的癞蛤蟆,如果把梦里面的少女比喻成天鹅的话。

梦里面的少女虚无漂渺,像距离很远;但看到她皱眉的样子,又好像近在咫尺。

他用鼻子去吸,少许凉冰冰的感觉。脸颊贴上去,呀!是触得到的!触感还很嫩滑呢,而且还有点儿湿热和温暖。火神保佑,这一回梦中的女孩不再像云一样飘忽、像雾一样清透。

咦,怎么会有衣服的?不是应该光着身子么,哪怕双簧式、三点式也行啊!

还别说,草皮裙的样式还蛮新潮呢,裹在窄窄的草皮裙里的屁股扭来扭去,以及裙下一双白嫩嫩的小腿,简直跟那个女孩一模一样。

“喂!阿烂,够了!”

当阿烂正想掀起少女的衣服细看时,梦中的少女拍落他的手,然后按住了裙子,“还装睡?窥探女孩子的裙底可是要剁爪子的!”

那双爪子停了下来,阿烂却翘起一条细长的东西,像鲇鱼一样缠向女孩的屁股。然后,就像死鲶鱼一样被女孩一脚踩住。

阿烂沉醉的表情骤然僵硬,发出一声似笑似哭的怪嚎,蜷缩成虾米一样在泥塘里翻滚起来。

“醒了?”少女似笑非笑地望着他。

“唔、唔……原来不是梦。”阿烂揉揉眼睛。娘哎,朝思梦想的女孩活生生站在眼前。

这下惨了!他梦里浑然忘我,连尾巴都亮了出来,变着法子想钻进少女的草皮裙里,活该被踩了个现行。唉,尾巴也是身上长的肉,说不痛那是假的。

一个人怎么会有尾巴?

这并不奇怪,冰火大陆就是一片充满神奇的大地。除了传统意义上能够使用语言、具有复杂的社会组织与科技发展的人类之外,还生活着精灵、兽人、羽族以及虫族等许多类人物种。

阿烂就是一个虫人,是属于迷雾沼泽火叶虫族的一名刚满十六岁的虫人。同普通人类比较,除了皮肤绿点、鼻子高点、嘴巴大点、牙齿尖点、眼睛黑点之外,头脑四肢身高体重并没有多大不同。对了……还多出一条带着葱白味的尾巴。

在阿烂看来,自己屁股上拖着的尾巴甚至比双手双脚还要来的实用,可以用它打架、掏鸟窝、偷烤肉……摸女孩的屁股。

“敢摸我云丫的屁股,你不想要爪子了么!”女孩开始磨牙。

“那不是摸,那是蹭。”

“蹭?”

“用手才叫摸,用尾巴那叫蹭。你懂的,咱们虫人的尾巴脱皮时,不知不觉会找东西蹭一蹭。”

“你的尾巴在脱皮?”云丫赶紧抬起脚,生怕那条脏兮兮的尾巴污了小巧的鹿皮靴。

阿烂这才有机会抱起尾巴,又是揉、又是搓。当然,少不了瞅着云丫咽口水。

这个身段窈窕、身姿蹁跹、身态撩人的女孩子,就是族内大部分怀春男仔的暗恋对象。包括阿烂。

阿烂足足暗恋了她十六年,每天做同样的梦,尽管暗恋得悲天跄地,却从不敢向她表露一句。因为云丫太美了,阿烂找不到信心。

在云丫面前,他总自卑地觉得自己是一条烂虫子。

所以,就算他是全族公认好吃懒做而又卑鄙好色的坏蛋,在命名仪式上还是得到了烂仔的名字。因为真正的坏蛋都是顶天立地的,都是杀人放火眼睛一眨不眨的,都是全身散发着光芒万丈的邪恶气息的。直接说,是带种的。

一个好色又没种的坏蛋,也只敢在梦中流着口水、翘着尾巴去做那些有种的坏蛋光明正大做的坏事。

当梦醒以后,他又恢复为在美女面前唯唯诺诺的烂虫子。这不,吭哧好半响,才干巴巴挤出一句话。

“云丫,有事么?”

“没事就不能找你?”云丫反问了一句,换成谁都会受宠若惊。

阿烂这一惊却是浑身发冷,牙齿打颤,“让我想想,今儿个干什么坏事了?呀,你该不是为了族长雕像的事来的吧!其实我真不是故意的,因为看不下去历代族长的雕像沾满蛛网灰尘和灰鸟粪,就好心地帮它们打扫了一遍,只是不小心碰掉了4代族长的耳朵,8代的鼻子,还有12代的老鼠尾……”

“什么!你个烂仔竟敢亵渎历代族长的雕像,真是无法无天了!”女孩眉毛扬起,俏目睁得溜圆,下意识查看了一下四周的动静,“嘘,小声点。”

“还以为你来抓我归案呢。损坏族长雕像,少说也要关上1个月的禁闭。”阿烂倒是实在,暗骂自己平日也有些小心思,怎么在云丫面前连根毛都包藏不住。

“咱们同岁的族人全在准备明天的狩猎祭,你怎么还有心情睡懒觉?”云丫的表情有些气恼。狩猎祭,是火叶虫族为每一代青年的成人礼举办的狩猎盛宴,只要青年人杀掉一头凶猛的野兽作为祭奠,便象征着成年的新生,而捕猎野兽的数量和等级也将成为个人的荣耀标志。这是阿烂这一代男仔第一次参与全族的野外狩猎,当然会摩拳擦掌、跃跃欲试。除了阿烂。

“啊哈,以火神的名义,伟大的战士从来都不是用双手去准备战斗,而是用这里。”阿烂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毫不脸红地说:“泡在清凉的泥巴里,有助于伟大的战士思考明天的战斗。”

“吹吧你。”云丫白了他一眼,“知道么,你分配的猎区是白骨岗。那可是迷雾沼泽最凶险的猎区,悍甲熊,野棕鼠,独角犀牛,天花狼,剑齿虎……随便跑出一条魔兽都会要人的命。”

云丫生怕他不清楚,认真解释了一遍。

迷雾沼泽的虫人,有谁会不清楚白骨岗的凶险?白骨岗,白骨堆积之地,不知有多少虫人猎手葬身那里。

“白骨岗!”阿烂握紧拳头,手指有些发青,“娘的,百分之一的概率怎么轮到我?”

“哈,你其实给分到了缅兔场,但你大哥换了签位。”云丫吐吐舌头,“这下,魔兽会排成队送给打。”

“换了我的签位,凭什么?”

“因为几乎没人去白骨岗。你大哥作为全族武士总指挥,当然会发扬风格,将这种差事交给你了。”

云丫说的倒也没错。换成另外一个角度,白骨岗怪石嶙峋、魔兽众多,也成为迷雾沼泽的虫人族落公认的头等猎区。火叶虫族能抢下这块肥肉,还多亏了他的大哥一枪爆头,将独占白骨岗百年之久的血皮虫族族长钉死在铁杉树上。现在,又主动将亲弟弟推入一手打下的绝地,果然是英勇无敌外加舍己为公的模范,估计族人对他的敬仰又该如滚滚泥浆了。

可是,他倒征求一下当事人的意见啊!

“好,好,好事。哈哈,这下不愁没魔兽打了。”阿烂不气反笑。对于一个连虫族猎杀技都没学全的火叶虫人来讲,狩猎那些知名的猛兽实在有些打肿屁股充猪头的味道。

“那确实是一个试炼的好地方,特别有全族第一勇武的战士当训练师。”云丫显然误解了阿烂的意思,笑嘻嘻地说:“你一定早就知道大哥亲自带队,所以才会无忧无虑地睡懒觉吧。”

“那个家伙……那个家伙亲自带队?”阿烂的语气有些发涩。

“那个家伙?哈,怎么称呼自己大哥‘那个家伙’,你还真是有趣哎。”云丫颤咯咯笑了半响,“若有选择,不知有多少族人会抢破脑袋找一个英勇无敌的大哥啊。”

“谁稀罕,谁领走!”阿烂撇了撇嘴,“倒贴钱也行。”

“你又和大哥斗气了?”云丫注意到他不自然的脸色。

“我可不敢和全族第一勇士斗气。”阿烂从牙缝里说:“他可是火叶虫族有史以来最为耀眼的英雄,我这个弟弟唯一的荣誉就是给他当练拳的靶子。”

“要知道好剑都是烈火淬出来的,你大哥对你稍微严厉了一点,那可全是为了你好。”云丫红滟滟的小嘴像是一颗樱桃,说出的话也是甜丝丝的,“本来族长安排他当狩猎祭的主持人,可他坚持亲自带队,而且点名带你们那一队。有全族第一战士护驾,你根本没有任何担心的。”

“不错,有那个人带队,想让人担心都难。哈哈。”尽管很难看,阿烂还是笑了笑。

他的心头翻江倒海,实在揣摩不透那个家伙的真实意图。

那个冷血的家伙真的会担心亲弟弟?

绝不可能。就算担心,也是担心亲弟弟万一走了狗屎运从白骨岗的魔兽嘴里逃脱吧。那个家伙亲自带队,估摸着就是找个僻静地一劳永逸地料理了他,省得窝囊废弟弟总是丢英雄大哥光芒万丈的脸。

还有什么机会比狩猎祭上处理掉一个烂虫子更不着痕迹呢?

查看全文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我要跟贴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