魂霸苍穹

魂霸苍穹

已完结

来源:久久小说网

玄幻

2021/03/22

梓桥镇。

此时在小镇的后山,一位约莫十五岁的蓝衣少年正在山坡下的河道边修炼。

少年干净的俊脸上仿佛总是挂着一抹笑容,很阳光,也很亲切。他盘膝而坐,正在对着天地吞吐纳息。但随即摇摇头,目光变得有些黯然。

抬头看了眼天上的秋阳,正移过头顶在西侧高挂。又过去了大半天,怎么依然是一无所获?即使自己忘记了修炼法则,但三年来,子如姐已不厌其烦地教授了无数遍。

她分析说,或许是自己的体质有些奇怪。隐隐地,这让少年变得愈发悲观。三年了,自己的实力确确实实地仍在原地踏步,武者起点,第一重力境。

少年悲观之初,是怀疑自己的体质不宜修行。这就跟怀疑自己的过去一样,甚至,他都不记得是如何来到了这里。来此之前的那十二年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他唯一能记得的,只有自己的名字:周天齐。

结果,少年的谜底还没有解开,小镇的人们却把他的怀疑开始无限放大。

“知道吧,苏家的那个少年,听说是一个废物。三年时光,还在一重力境晃悠。”

“可不,小镇很多但凡有点资质的少年,甚至比他小上几岁的,都至少到了第二重。”

“恩我也听说了,而且这废物是从后山捡来的。结果,没有捡到宝,反而成了累赘。”

“也活该他们倒霉,因为是庶出,本来就在苏家不招人待见。这样一来,无疑雪上加霜。”

“要是我,早就把他扔了。扔进那妖荒山脉,任其自生自灭。”

因自己的无能,竟然辱及子如姐一家的名声。苍天,我到底该怎么办?周天齐痛苦地闭上眼睛,一手紧紧抓住胸前的衣衫,任由秋阳洒落在脸上,任凭河水哗哗地流淌……

陡然间,他的手触到了一个硬物。顺势伸进去一掏,手中多了一个物件。

这是一块非常普通的玉佩,但这三年曾经无数次把玩,除了上面雕刻的“天齐”两个字之外,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。

这个玉佩,应该是父母留下来的。或许,它会成为解开自己失忆的唯一线索?

他仔细端详着手中的玉佩。玉佩的形状有些奇怪,遽然间,他发现整块玉佩非常像一个“周”字。以形代姓,父母为此定是费了番心思。

阳光下,周天齐紧紧地握着玉佩,那颗心莫名其妙地突然安静了下来。似有一道坚定的声音在耳边骤然响起:你不是废物,你一定能行!

他内心微微一颤。父母取名天齐,是否意味着将与天齐?如是,自己只要永不放弃,不管他人如何看待,总有一天,我终会与天齐!

一股强烈的信心刹那间在体内爆发。周天齐的脸上,渐渐又浮现出阳光般的笑容。

他环顾四周,闻着清草的芬芳,嗅着从远处飘来的果香,只觉得沁人心脾。三年来,从没有像这一刻那般渴望着呼吸。难道这就是子如姐一直强调的天地灵气?

她说过,既为天地灵气,无形无质,却又无处不在。除去偌大的虚空之外,山脉、土壤有,树木、花草更有,水中同样会有。这是人生存的根本,而武者欲走上修行之路,则需要用灵气来洗髓身体。

没错,就是彻底地洗髓肉身。此刻,每吸入一分灵气,周天齐就感觉肌肉、血脉、筋骨甚至皮肤就强硬一分。这是一种切切实实的感觉,非常真实。他甚至还用手掐了一把,以证明自己不是在白日做梦。

静静感受着那些灵气在体内游走,周天齐居然有一种十分舒泰的感觉。

先前的那股信心,不自觉地愈发强烈起来……

蓦地,周天齐剑眉微皱,他仿佛感受到了什么。遂收好玉佩,屏住呼吸,尽力往下伏着身子。

有两道人影正向这边走来。来人是一男一女,正热烈地说着笑着。

“子雯,你说那贱婢胆子也不小,听说经常到这后山深处修炼。她倒是不怕被妖荒山脉的妖兽给拖走。”男子一边四处张望,一边对身边的女子道。

“哥,我恨不得立即就看到那小贱人被妖兽一口吞了。她如此胆大,还不是想在家族比试中拿第一?”女子似乎咬着牙,恨声应道。

“第一?那么好拿吗?苏家比试只剩下三个多月的时间,贱婢还能突破到第八重不成?哼哼,到时候我一定会让她好看!”

“就你?别吹嘘,不过,无论如何,我们这下也不能把她怎么样了。小贱人,竟然被吕西月看上了。哈哈,用不了多久,她就会嫁入吕家。”

“恩,吕家吕西月,号称吕家第一公子。如今吕家蒸蒸日上,吕西月更是如日中天,外传他为下一家主的不二人选。这一次是他们主动来找父亲联姻,以求得双赢。这一步棋如果走好,或许就是我们苏家再次崛起的契机。”

“哥,要那样的话,你就更有了跟吕西月抗衡的资本。”

“不不,还有一个徐家在一边虎视眈眈,不可小视啊。”

两人离周天齐越来越近,他闻言先是一愣。竟然是现任家主苏人镜的一对儿女,男子叫苏继东,次子,十九岁。尖酸刻薄的女子叫苏子雯,号称苏家三大美女之一。

看架势,他俩恐怕是从子如姐家里过来的。只是,子如姐竟然要嫁给那个吕西月?

吕西月是个什么东西,梓桥镇谁人不知?家中妻妾已有近十之数,什么第一公子,号称第一花少还差不多。子如姐进门,也不过是人家一房小妾罢了。

而且听说他已二十有六,整整大了她十岁。更气人的是,什么狗屁的双赢,不过是把子如姐当成家族交易的牺牲品而已。否则,他苏人镜为何不把自己的女儿嫁过去?

她正在远处山头的那一边修炼,千万不要被这两个坏东西发现。

“哥,父亲的心思,你比我知道得多。倒是便宜了那个小贱人,不过她一离开,那个废物恐怕就得滚蛋了吧?”苏子雯一提起苏子如,就好像有世仇一般。

也是,吕西月看上的,居然是同为三大美女的苏子如。虽然苏子雯根本不屑当那个小妾,但心中好像就是憋着一口霉气。

“是啊,有些事情只有我知道。至于那个废物……”苏继东说到这里,突然停下了脚步。

话也只说到一半,随即只听他怪笑连连,阴阴怪气地道:“嘿嘿,子雯啊,你看看,那个废物正在那趴着呢。真是够废物的,听到我们说话就吓成这个样子。”

猛然间想起了什么,苏继东脸色阴沉了下来。身形一闪,人已来到周天齐面前。遂凶狠地质问道:“废物小子,你都听到了吧?”

周天齐坐直了身体,只是冷漠地看了他一眼。说来也怪,一对上他那双无比漆黑且充满寒意的眸子,苏继东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两步。心里却是微微颤抖了几下,似乎连灵魂都跟着一起颤栗。

那里,深邃得如一汪幽深的奇潭,看过去仿佛陷入无尽的星空之中。这让苏继东有一种错觉,他似乎不是一位废物少年,而是一位来自远古时代的……无上神灵?

“哥你怎么啦?”随后赶来的苏子雯看到他有点失神,便随口问道。无意中看了一眼周天齐,刹那间那眼神也让她颤栗不止。

苏继东暗自摇头。是啊,怎么了,方才那一刻,自己居然感到有些心悸。不对,这一定是错觉!因为,过去看这废物也从没这种感觉,更何况自己是第七重力境的强者!

要知道,各步武境之中,入了第七级就会成为同级别的尊者,实力会远远超过前六级。苏继东虽只是初入第七重力境,但已是实打实的力尊者。

堂堂力尊者怎么能被一个只有第一重境界的废物所震慑呢?一念至此,向来高傲的苏继东勃然大怒。

“废物东西,你竟敢不回答本少的问话!”

话音一落,苏继东飞起一脚。周天齐顿时如断了线的风筝,化作弧线向远处飞去……

所幸,河道边的草地相对湿软,只传来“噗哧”一声闷响,身下却砸出一个人字形的深坑。即使如此,摔趴在坑里的周天齐仍然觉得气血翻滚,在体内动荡不休。

他深吸了一口气,很快又从坑里站了起来。一向温和的脸上已布满寒霜,那双拳头,正攥得紧紧,似乎隐隐地发出“咔咔”声响。

“再最后问你一次,你到底听到了什么?”苏继东几步闪到他面前,恶狠狠地吼道。

“我什么也没听到,只是在这里修炼而已。”周天齐吐出嘴中的杂草,平静地道。

“修炼?快三年了,你这废物东西还没死心。说实在的,本少吹口气就能让你到河里洗澡。”苏继东露出鄙夷的神情,“我可警告你,无论你是否听到什么,都给我烂在肚子里。听见没有?小杂种!”

“你骂谁?”不知怎么了,周天齐一听到这个词立即怒火中烧,三个字脱口而出。

“哟,这小废物还敢顶嘴了。你难道不是那贱人从深山捡来的野种?”苏子雯火上浇油。

“你你……”周天齐热血上涌,想也没想,倏地一拳就冲她轰了出去。拳风呼啸,气势凌厉。人,借着惯性也向前迈出了几步。

十八岁的苏子雯有着第六重的实力,她本能地身形急退。周天齐那无比愤怒的一拳虽然落空,竟是让她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“嘭!”

陡然间,一股锐利的掌风从身后袭来,结结实实地印在毫无防备的周天齐背上。只见他衣衫爆裂,猛地喷出一口鲜血,人飞出了一丈多远,“咚”地一声轰然倒地。

这一掌,自然是苏继东突然击出。只有第一重修为的周天齐,又如何禁得起一位力尊者的奋力一击?

周天齐干净的脸上,瞬时惨白如纸。浑身如散了架一般,体内更是翻江倒海,气血紊乱,似乎连神魂都有些动荡。

过了好一会儿,他艰难地抬起头来,嘴角的鲜血不断溢出。

两人看着他,却再次被那对黝黑的眸子所震慑。那里,仿佛愈发地深不可测。此刻,更是透出一股股砌人心骨的寒意……

错愕间,苏继东神情有些恍惚。然后他与苏子雯对视了一眼,瞬间就做出了决定。一抹杀意升腾,他迅速出脚,狠狠地踩向周天齐的后背。

“啊……”一声痛苦的闷哼,一大口喷出的鲜血。周天齐终于垂下了头,闭眼前只模糊地看到两人离开,幸好那方向并不是子如姐修炼之地。

同时,依稀有一道声音传入:“哥,我看这废物活不成了,你干脆把他扔进河里。以后,也省得他再丢我们苏家的脸。哼……”

后面发生的事,周天齐已全然不知……

“扑通!”

一道蓝影坠入了河中。那对兄妹早已扬长而去,他们没看到的是,就在周天齐即将落入水面的一刹那,胸前的玉佩猛然爆发出一抹璀璨的光芒,稍纵即逝。

随即,有一团淡淡的白光紧紧包裹住了他。只一瞬,蓝衣少年就被湍急的河水冲向了远处……

查看全文

同类推荐

猜你喜欢

网友评论

我要跟贴
取消